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暑往寒来大山情 “冬梅”傲雪岭上开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0日 点击数: 收藏 打印文章
 

  早上6点出发,拉着树苗、带着工具、伴着明媚的阳光,呼中区碧水镇营林作业组组长吴冬梅带领着与另外4个营林作业组组成的共计40人的营林大队伍,奔往碧水镇(场)吉羊河43林班作业点。

 
  6月初的呼中,青山绿水松枝翠,达子香花缀林间,稠李飘香一路行。驱车40余公里,吴冬梅一行来到作业点,开始了一天的林地补植补造工作。

“快点,还有50米就休息了啊!张大哥快刨啊,前边都‘挂肘子’等你呢!”在绿油油的林地里,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碧水镇(场)营林大队书记姜树奎顺着声音找到了吴冬梅所在的“大部队”。看到姜大队,吴冬梅一行都围了过来。

“吴组长,这一路我都看了,你们干得不错,刨穴植树都符合标准,剩下的一定也要按这个标准干,千万不能返工。今天给你们带来个记者,和你们唠唠嗑,体验体验营林工作。”说话间姜树奎就忙着去别的组指导工作。

一听是记者,朴实的营林人“吓跑”了一大半。

吴冬梅笑着招呼来了4个女同志,原来她们都是大组长,夏天补植补造时,这5个组合在一起干,冬天任务多时,各自领组单干。

当说起吴冬梅时,性格开朗的姜影组长率先打开了话匣子:“在这儿营林的人都叫我们‘五虎上将’,干活不拖沓、麻利,吴冬梅是出了名的能干,她年龄不是最大,但她是老大,沟通能力强,能张罗事儿,我们都听她的。”

吴冬梅笑着告诉记者:“我们4个都是老营林人,就黄玉杰是从木材生产转到营林的。木材生产时黄姐是唯一一个给J50挂锁带的女同志,在碧水是出了名的女中豪杰。”

黄玉洁告诉记者,最让她们敬佩的是吴冬梅重情重义,都知道她的组里有一个“潘爹”——潘国文,潘国文和吴冬梅一起从事营林生产,一干就是几十年,现在他岁数大了、干不动了,但吴冬梅依然用他,用吴冬梅的话说互相帮衬着,干多干少无所谓,直到他退休为止。说到这儿,无人不竖起大拇指。

说起营林,刚毅的吴冬梅眼中多了一丝柔情。她的母亲最早时在林场家属队工作,那时用的还是弯把锯、大砍刀、手推车,后期成立营林组,她母亲带着当时的“小伙子”“大姑娘”一起干,现在提起老太太都竖起大拇指,能干、利索是老太太留给大家的最深印象。

当回忆起她的母亲,吴冬梅骄傲地说:“我妈当时推过小推车,也扛过大木头,那时的家属队什么都干,比现在还苦。有割灌机后,我妈是第一批女割灌机手,夏天衣服薄,她的腰上烫得都是大水泡,看着都心疼,但我妈从没抱怨过。

吴冬梅16岁时就和母亲一起从事营林工作,如今已经干了32个年头,问她这么多年最骄傲的是什么?她看了看郁郁葱葱的绿林说:“最骄傲的就是看着自己种过的树、清过的林,让大山变得更绿,还有我这些年获得过的那些荣誉。

 

吴冬梅先后荣获了大兴安岭地区“十大女杰”、黑龙江省“三八红旗手”标兵、全国“三八红旗手”等荣誉称号,2016年她的班组被国家林业局授予先进集体荣誉称号。

2001年,吴冬梅带着一伙人在林中进行清林作业,尽管每天起早贪黑,可是怎么也不出活,嘴都急得起了泡。本以为割灌机有毛病,割灌机手就割断一棵树让她自己操作,可是她割了老半天也没割断。后来有好心的组员实在看不下去了,偷偷地告诉她,割灌机没毛病,是割灌机手把锯片反着上了,干不出活儿来。原来当时挣的是计时工,按天给钱,有些人在糊弄她“磨洋工”。从那以后,她就下苦功夫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会了使用割灌机,这回谁也糊弄不了她了,不但干活的速度提高了,她也成为了爬冰卧雪不让须眉的女割灌机手。

夏天干活时,因为她对杜香过敏,身体总会出现不舒服的现象,严重时甚至得躺在树林里好几个小时才能缓过劲儿,至今已经被抬下来很多次了,所以她的组员隔段时间就要喊喊她,这已经成为了习惯。

在大山里转悠,最怕的就是“草爬子”。刚坐下来喝口水的功夫,就有组员在身上抓着了“草爬子”,在山上干活被“草爬子”叮咬是家常便饭,每人每天不抓着几只那都是稀罕事儿。2014年,吴冬梅就被“草爬子”咬过,浑身都鼓起了大水泡,而且高烧不退、生命垂危,后来转到牙克石专业森林防治医院进行救治,医生说如果再晚来一天可能就真的没办法救治了。住院期间,她每天要挑破100多个大水泡,用她的话说,当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碧水镇(场)副场长李达告诉记者,像吴冬梅这样有经验、有情结的营林人,是我们的宝贵财富,正是有了他们,碧水营林工作才会高质量完成,走在全区前列。

 

寒来暑往,座座大山都留下了营林人的足迹,因为他们有山的情怀、绿的向往、家的眷恋,因为他们热爱这片碧水蓝天,执著于这份捍卫绿水青山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