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呼中行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5年04月10日 点击数: 收藏 打印文章
 
    初秋的九月,巍巍兴安,野果飘香。
    应地区作家协会邀请,我兴高采烈地踏上列车,前往伊勒呼里山北麓“森林腹地、兴安之巅”的呼中,参加“兴安之巅”笔会。
  车窗外,层山起伏,层峦叠嶂,仍然绿意浓浓,火车像条巨龙在山壑间向前驰行。呼源车站到了,我和我们编辑部的副主编王珏老师下车后,与地区文联副主席、《北极光》文学杂志社主编沈志军和前来接站的呼中宣传部张部长、呼源林场场长等人握手问候,充满了团结、友谊的氛围。
  中午,在呼源林场吃过饭后,大客车拉着我们沿着蜿蜒的林间山路向小白山驶去。车内欢声笑语歌声阵阵,绵亘道路两旁的绿色山林,使我的内心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联想。虽然在大森林里工作生活了50多年,和大山森林打了大半辈子交道,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地对它们亲吻钟爱,心里有了不同的感触。
  小白山是呼中最火热的旅游景点,在呼源林场境内,海拔1400多米。这时,小白山的上空布满厚厚的黑云,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大家不怕雨淋、路滑,抢先爬山观景,直奔山顶。我和王珏还有《塔河文艺》编辑部的副主编程进先、周绍庭因年龄较大,顶着雨踩着湿漉漉的山石,向前走几步就要停一步喘喘气。当我们快到山顶时,一人多高一丛一丛的偃松林,展现在眼前。我们惊喜地欣赏,这片深绿深绿的偃松,黄绿色的球果挂在枝头上,经过小雨的洗礼,显得幽静深远,清爽宜人。在偃松林的碎石片上,露出一片白色苔藓,踩上去像海绵一样的柔软。这小小的生命在这高山上,不畏狂风暴雪的吹打,顽强地向上生长,深深地感染着我。
  小雨刷刷地下着。陪同我们上山的张部长、沈主编看我们的衣裳浇湿了,关切地说:“别往上去了,都浇湿了,回去吧。”恭敬不如从命,我们只好顺着原路小心翼翼地往下走。走到美景如画的望松坪时,雨就停了,一株傲然的“迎客松”站在那里,向我们展示它的魅力。放眼望去,在迎客松的后面,搭在两个山头之间、色彩鲜艳夺目的彩虹挂在天空,令人陶醉,给小白山的旅游者带来惊喜。
  更让我目不暇接的是,黑紫的蓝莓果,晶莹透亮的红豆,亭亭玉立的白桦,挺拔滴翠的樟子松,散落在森林里的蘑菇,一切都耀眼璀璨。
  雨过天晴。我们来到十公里外的苍山石林游览,粗壮、威武的石林排着队列在等候我们的检阅,“北国一柱”四个大字收入眼底。它与“南天一柱”遥相呼应,它们极力地挺直身腰,在表明它们沧桑后的安详。据说这石林是北方最大的石林,这是大自然的恩赐,是一段历史的印证。看着这些耸然矗立的石林,我不由得肃然起敬,心里油然升起任何困难都阻挡不住的力量。
  第二天上午的大会上,选举产生了大兴安岭地区作家协会新一届主席、副主席、秘书长和副秘书长。在他们的带领下,大兴安岭的文学事业必将出现灿烂的新局面,迈上一个新的台阶。
  在呼中的大街上,我们看得眼花缭乱,宽敞整洁的水泥路两侧,高楼林立,道路两旁枝繁叶茂,绿意盎然的鱼鳞松、樟子松迎风摇曳。一幢幢红色砖房,配上红铁盖的屋顶,在阳光的照射下,在万绿丛中熠熠闪光,到处都是生机勃勃的景象。20年前来呼中开会的情景,又在脑海中显现,那些矮小的板夹泥平房,缕缕炊烟来回飘荡;来往的人们步履蹒跚地走在“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的土路上。然而在短短的岁月里,呼中旧貌换新颜,善良勤劳的呼中人,在优美环境中过上了美满生活。
  走进呼中生物资源馆,给人一种身处自然的感觉。馆内动植物标本种类繁多,鲜活珍贵,栩栩如生。看小松鼠活蹦乱跳的、小灰鼠老老实实的站在这里,可爱的雪兔趴着不动,皮毛发亮的紫貂和水獭瞪着圆圆的眼睛;满山奔跑的獐狍野鹿,在这里悠闲地散步;美丽的飞龙鸟、翱翔的山鹰也来这里落户。山野中的蒲公英、野刺玫、芍药、黄芪、柳兰花开时的芳香,在这里也能闻到。黄褐色的蘑菇,紫红色的灵芝在这里崭露头角。我在这里流连忘返,被它们的生机活力所吸引。
  我们又乘大客车沿路走了半个多小时,车停在呼中北线佛山景点。与我同来的王珏瞅着悬崖峭壁、古树参天、高耸入云的佛山问我:“你能上去吗?”我点点头:“能,没有问题。”我在前他在后顺势而上,走在陡峭的山坡上得步步留神,一不小心就会摔倒碰伤。越往上登,山越高,坡越陡,上山的路越难走,我默默给自己鼓劲加油“不到长城非好汉”。终于气喘吁吁地登上了山顶。闯入眼帘的仙女峰观音,在佛山上昼夜守护兴安儿女的安康,她用慈祥的目光凝视我们,祈愿我们永远吉祥。波涛滚滚的呼玛河环绕佛山流淌,为佛山演奏欢快的乐曲。弯曲的河面上,笼罩着白色雾气,时隐时现,惟妙惟肖。
  呼中不但山清水秀,而且人杰地灵。呼中人真诚热情、好客,让我们深受感动。当我们乘坐大客车缓缓离开呼中时,我忍不住回头,再看一眼这座清晨醒来的林城
上一篇:感恩布勒山 下一篇:呼中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