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雨烟如梦布勒山
作者:刘 薇 来源: 发布时间:2015年04月10日 点击数: 收藏 打印文章
 
        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布勒山俗称小白山,小白山因雪而名。呼玛河从这里流过。一河秋水就像是温柔的少女伸出的柔软臂弯,把连绵的大山拥在了自己的怀中。人杰地灵的呼中因山增色,因河驰名。我热爱生长偃松的呼中,这片浩渺无垠、不可捉摸的原野,具有强烈的诱惑力,引起人们热烈地向往。九月,会同“兴安之巅”笔会文友,在呼中宣传部领导的陪同下来到了伊勒呼里山北麓、呼中境内的布勒山。
  依路程计算,我们离开呼源林场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但却好像离开了半个世纪。车窗外,树、花坛、小桥流水纷纷向后闪去,我们仿佛在立体的画卷里穿行。葱茏的树木、湿润的雾霭、芬芳的气息,轻轻地漂浮着一种宁静,一种若有若无的乡愁。浓密的林地,翠绿而不凝重,一条缓缓上升的山路在我们脚下铺开。迎接我们的是大山的清凉,回荡的是流泉的絮语。
  步道旁的迎客松破石而生, 恰似一位好客的主人,挥展双臂,热情地欢迎宾客来此游览。拾阶而上,岩石上生长着五颜六色的地衣、石耳等生物,散布在石海山坡的各个部位,渲染着一种特殊的情愫。林中万籁无声,一种不可言语的静谧袭上心头。草木不动无声无息的,细体天籁之宁静。柔和的空气里弥漫着偃松和果实特有的香气。精巧、秀美、古朴、幽静,山水情韵浑然一体。云烟深锁,峰峦隐现。偃松密布,松姿婀娜。微风吹过,带着树叶和青草的芬芳。峭岩中处处顽强地生长出密密层层的树木。尘嚣渐远,迷人的森林风光在阴阴的天气中愈发显现出一份悠远的神秘。
  景色时常顺应我们的情感,雨丝静静地滑落。多少次我们企图猎取景色与心灵的辉映,好一厢云情雨意,一切的菲菲漓漓都交给我们。山睡在淅淅沥沥的乐章里,睡在雨的安抚里。细雨中,好像把我带到另一个世界,离这纷纷扰扰的世界很远。以濛濛雨姿轻轻地飘落的雨,洒在山径,洒在树梢,洒在飘然的发端。雨是情人的眼泪,那么一发不可收拾,可有楚楚的情人,带着梦幻和气质、诗和爱情,在雨中,摧心地奔向你张开的双臂!许是山近云,特别受天宠,同行的导游说经常会有淅沥的雨不期而至,于是我便私下给这山起了个名字叫“雨乡”。我们便是雨中扑向这大山的有情人……
  已有人在渐大的雨中下山,我告诉自己必须登上山顶,如果这次错过了不知何时重顾?人生往往很多时候都是错过了不会重来。我下意识地用手指绕着发丝,夹夹绵绵之中,颔前轻沾濡湿,分不清是雨还是其他别的,而每一个结是一个情,分不出是世情、亲情、爱情还是其他。多少次在雨中念雨、思雨、问雨,而今天大白山的雨以一种空濛濛的飘零来回答我。太阳又照耀起来,绚丽的彩虹挂在天际。周围的一切闪出那么愉快的光彩,空气多么清新澄净,松和蘑菇多么芬芳。空气里弥漫着雾气。各种蘑菇分别顶着自己的小帽子被采摘者放在筐里……
  终于登上了山顶,在兴安第一塔上眺望,一座座低矮的丘陵像巨浪似的起伏着。山谷蜿蜒其间,像一座座椭圆的绿岛。在塔上眺望,把山下的岁月仰望成雄伟。
  雾海茫茫,灵雾带着缠绵悄悄地涌来,把那片包容天地的纯洁赋予人间。雾所承载的是流动的思维,雾的美,就在于那来去的缥缈朦胧与气度的大度从容,让我们在雾里,感受那种静静流泻的自然。庄子云:乘物以游心。红尘俗世,名来利往,现代人常常身心疲惫,有多少压力需要减负,有多少痛惑亟待释放?倘若能一舟画舫,两桨清风,从薄雾中悠然而出,那是何等的享受;雾绕远山,水拍浅岸,宠辱皆忘,算不算一种“独以天地精神往来?”
  雨烟如梦,白山与共。没有灯红酒绿的喧嚣,没有轻歌曼舞的浪漫,在这里,我们得到最厚重最原始的安静与空灵,静享内心的蓬勃与诗情。在这里,美得只有绿的典雅,静得只有自然的旋律,纯得只有清新与洁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