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呼中区政府网>> 文化呼中>> 白山文化
戍边修路筑梦十八年
作者:赵富山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18日 点击数: 收藏 打印文章
 

        戍边修路筑梦十八年
                 ——追忆铁道兵参加开发大兴安岭大会战

                                  
  今天你要问石家庄一批年逾古稀的铁道兵老兵,你的第二故乡在哪里?他们会不假思索的回答,在祖国的绿色宝库——大兴安岭。那里有他们的青春记忆,有他们激情燃烧的岁月,有他们终生难忘的铿锵战歌。
  54年前也就是1963年开春,石家庄市和郊县1000多名适龄青年应征入伍来到大兴安岭铁道兵第三师13团,进驻内蒙东北边陲的根河、开拉气、满归、吉文等地,先奉命修建林区窄轨小铁路和边境公路为全面开发大兴安岭打前站。一年后国务院、中央军委命令铁道兵3、6、9三个师扩编近10万兵力转战大兴安岭开发大会战,新建一条具有国防戍边和开发运输木材支援经济建设双重意义的嫩江至漠河古莲的嫩林新线铁路,全长近700公里纵穿大兴安岭。部队筚路蓝缕、爬冰卧雪,挑战极限,艰苦会战4年后,1967年6师和9师奉命撤出开赴新战场,铁三师仍战斗在嫩林线累计十八个春秋。
  当年环境艰苦,天气恶劣,部队常年在零下三四十摄氏度的温度下艰难施工,伐木材、凿山洞、架桥梁、修路基、铺钢轨。喝的是河冰化的水,吃的是卜留克和高粱米,住的是牛毛毡帐篷。帐篷外北风呼啸,雪花飞舞,起床时靴子冻在地上,冰霜染白了须眉,手脚冻得皲裂不吭声。
  隆冬季节施工转场,我们下了小火车,坐汽车,在汽车也不能通行的地方,就步行奔赴施工点。背包、枪支、行李、军需用品、帐篷、工具等,都要靠人背肩扛弄到工地。往返一次20几公里,需要多次往返,才能完成一次搬迁。
  在原始森林里修路,第一道工序是砍道影。砍道影,是按照线路的走向,把密集的遮天蔽日的树木砍倒,运集到路基边坡以外的地方,刨出树根,显示线路的轮廓,然后才能展开填筑路基的土石方施工。
  在路基施工中,最大的拦路虎就是塔头沼泽地带。冬季,一座座塔头冻得像铁塔一样,一镐下去不但刨不动,而且往往镐被反弹回来。夏季,地表化冻,沼泽满目,泥坑一个连一个。

   1964年在完成劈开三号山的任务中,我们一个班担任了主攻任务。战士抡锤扶钎、凿岩石、打炮眼。有时,山峰上雪深石滑,狂风漫卷,夹着雪土碎石扑打在脸上像针刺刀割。为了防止瞎炮,战士们脱掉手套,在冰天雪地里用手扒炮眼,装炸药,接雷管,硬是在悬崖峭壁上炸开了半拉山,筑起了一条雄伟的铁路路基。
  夏天,大兴安岭的牛虻又多得惊人。“双耳只闻嗡嗡响,抬头方见一片黄。”这种牛虻群魔乱舞,蹿上蹿下,人被叮上就是一个大鼓包。最讨厌的要数蚊虫小咬。战友们说“蚊虫小咬大瞎蜢,狂轰滥炸嗡嗡嗡,抬头只见一片黄,咬遍脸蛋前后胸。”凡是在外面施工我们不得不戴上防蚊面罩,抹上防蚊油。即使如此,那些善于钻空子的小东西还是把你的手、脖子叮得大包连连,痛痒难忍。
  刚开进那时,物质条件差,不仅挨冻,还常挨饿。没有新鲜蔬菜,我们只能吃从上海空运来的脱水鸡毛菜、咸菜,冬天没有水就到冰河化冰块。战友们风趣地说:“大兴安岭就是怪,五黄六月吃干菜,战士担水用麻袋,汽车跑得没人快。”
  后来,即使有了菜吃,但由于酷寒,外地的白菜冻得像冰球,豆腐冻得像砖头,猪肉冻得用锯拉,切菜要用大斧头!
  然而,往往越是艰苦的生活,越能磨练人的意志,战士们各个像兴安岭上刚毅挺拔的青松。经过十多个春秋的战斗,硬是让钢铁大道伸向了原始大森林的各个角落,嫩林铁路直修到祖国北极漠河。
  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要奋斗就会有牺牲。张春玉,1941年出生,1963年2月入伍,196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原为铁三师第13团16连副班长。1965年,张春玉所在的13团16连担负着嫩林铁路朝阳1号隧道施工任务。6月30日,隧道塌方,战士郭凤堂被砸昏倒在地上,张春玉和几个战士把郭凤堂往外一推,郭凤堂得救了。就在这一瞬间,张春玉被隧道顶部掉下的巨石压住,左腿当时就被压断,右胸3根肋骨也被碎石砸断,当场昏迷过去。
  经过两个小时40分钟左右的抢救,张春玉才被战友从巨石下面救出来。张春玉醒来后强忍伤痛首先想到的是战友的安危,当得知战友王物件牺牲后,张春玉万分悲痛,说我是班长,没有照顾好我的战士,并告诉战友把自己原来打算寄回家里的40块钱寄到战友王物件的家里。
  在被救出来后,他还惦记着第二天是党的生日,并拿出口袋里的钱请战友替自己交上党费,同时建议领导做好战友们的思想工作,稳定大家情绪。张春玉在疗伤的日子里,经常给连里写信,向连队首长汇报自己的情况,提出改进工作意见,鼓励本班战友好好学习毛主席著作。
  由于张春玉的突出表现,铁道兵党委授予他一等功,并发出了“向一心为公的硬骨头战士张春玉同志学习”的号召。1966年,张春玉被国防部命名为“铁道兵硬骨头战士”,是铁道兵的“活雷锋”。
  “我这一辈子愿作一把泥土、一块石头、一根枕木,铺在通往共产主义的大道上,让革命的列车从我身上通过,全速前进!”这是张春玉的座右铭。
  当问起那次舍身救战友的感想时,张春玉毫不犹豫地说:“这是我一生中感到最骄傲和自豪的事,虽然为此付出了终身残疾的代价,但我终身无悔。比起牺牲的战友,这算得了什么。幸运地保住一条命,就是让我留下来继续为党工作。”
  张春玉是石家庄的骄傲,晚年的张春玉行事低调,多年前回石家庄省亲,悄悄来悄悄走,从不麻烦军政民政部门,连很多老战友都不知情。英雄走完74岁人生历程,2015年“八一”前夕在上海因骨癌病逝。我们不该忘记这位昔日英雄。他是我们的骄傲,愿他一路走好!
  北疆嫩林铁路于1977年全线通车,有秦福泉、王物件、傅景寿、张成合、刘黑吹等多名石家庄战友长眠在这千里铁道线上,以后归葬在大兴安岭铁道兵烈士陵园里。人们说铁道兵没有家,一顶帐篷,四海为家,一双铁脚,走遍天涯。当火车披着盛装,汽笛轰鸣着开进边陲漠河的古莲车站时,我们石家庄老兵激动地流下了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