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家乡的花儿
作者:贾宝贺 来源:大兴安岭日报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24日 点击数: 收藏 打印文章
 

   我的家乡地处大兴安岭,似乎时光滞后,季节在这里慢了半拍,四月下旬竟然还在冬春交替,背阴的地方冰雪残存,白天春日融融,到了夜间气温常降到摄氏零度以下,这是冬天未退、早春乍寒的时节。

    达子香不等大地解冻青草发芽,也来不及等待绿叶陪衬,就在光秃秃的枝条上挂满花蕾。山坡上,一丛丛,一片片,粉红色的花朵散发着淡淡清香,不畏严寒,不甘寂寞地悄然开放。达子香不惧霜雪寒冷,笑傲山林,是家乡大山里早春唯一盛开的花朵。孤芳早争春,独在寒中笑。达子香花坚守在寒风摇曳的技头,给沉寂的大山带来生命的色彩,引领春天的到来。

    春天如约而至,从枯叶中钻出的嫩草迎着春风摇摆致意,落叶松泛绿,杨柳树吐芽。山兰草一簇一簇地散落生长在草丛里,开着一团团蓝色花朵。蒲公英在青草稀疏的地方成片成片地开着黄花,数天后,棉花般的绒毛携带种子随风飘荡,落地生根,明年又是一颗颗婆婆丁。狼尾巴蒿花开一串,从春开到秋是常开不败的野花,其株聚集成片,红艳艳的花海给人以震撼。各色野花争奇斗妍,马莲、野百合、山芍药、山罂粟、黄连、金针草、黄芪、金莲花等,还有那些不知名的野花,花朵或大或小,或香或艳,或奇或俗,原野山川点缀着色彩斑斓的花朵,令人感叹大自然的神奇造化。野花顽强地生长着,无须耕耘,无须浇灌,无拘无束地绽放在广阔天地里。人们喜爱自然,喜爱野花,在于花儿美的艳丽、美的稀奇、美的平凡、美的大气。

    我家住在偏远的小林场,大门前是条公路,对面没有建筑物,视野开阔,放眼望去南山松涛尽收眼底。房西不到百米的阿多内河清澈见底,阳光照射水面波光粼粼,时缓、时急,时泛涟漪,环绕小镇蜿蜒流淌。

    我喜欢栽培侍弄花卉,家里窗台三个花盆分别栽种文竹、兰草、倒挂金钟,西墙角棚顶坠着吊兰,东墙角木桶栽着半人高的葡萄海棠,既有淡雅清幽的绿草,又有四季常开的鲜花。花草形成的反差,给视觉带来冲击,产生交错的美感。

    我在大门外两侧各立上用柳条围成70公分直径、两米高的圆柱,牵牛花围着柳条攀爬,随着长势的旺盛,快速地向上伸展。红、粉、紫、白色的喇叭花从碧绿的叶丛里探头开放,形成多彩艳丽的花柱。门外东西各有五米长的花坛,栽种着六种花。芨芨草在两个花坛的外侧一字排列,大芍药、蒲登高、旱荷、百朵、美人蕉分布在两个花坛中。芨芨草有八种不同颜色的花儿,花多叶少很是别致;大芍药花似玫瑰,粉色绒花特别养眼,黑色的花却有些怪异;蒲登高花似小向日葵,小花盘从早到晚扭头向阳;旱荷的叶子形似缩小版的荷叶,花似喇叭,花儿鲜艳而且花期长,红、粉、金黄、红白镶边的几样花在深绿叶子的陪衬下十分显眼夺目;百朵顾名思义,枝繁叶茂形体较大,几十朵花同时开放颇显壮观;美人蕉花开似火,红彤彤的景象令人振奋。排水沟边移栽一长趟野花,最先开花的山兰草迎着寒风开着蓝色花儿,早晨可见花叶上霜冻的冰碴,当太阳升起时,叶还是叶,花还是花,霜寒冷冻奈何不了山兰花的生长。野百合年年扩大花枝,孽生能力极强,从最初的单枝几年功夫可扩为几十技一丛,几十朵花竞相开放蔚为壮观。马莲花开着靛蓝色的花儿,好像挥洒蓝彩带的蝴蝶落在莲叶上,水灵灵的招人喜爱。山罂粟花梗长,随风花枝招展摇摆姿色,似乎炫耀媚术卖弄风情。移栽野花为的是借助野花自生自长的野性和开花早的特点与人工培育的花接续上,不留花期的空当。

    对着大门的公路南侧由小杆立起的门型架,隔开了两个花坛,排水沟上搭着木板桥通向悬挂刺葫芦的门架。剌葫芦生长极为迅速,缠绕能力极强,无须人为整枝,它每个叶叉处都长出一长串小白花,花香扑鼻。当它长到一米左右时,开始每串花伴生一个通体长满刺的圆球,谓之刺葫芦,成熟时由绿转黄,里面四个大黑籽从自动裂开处掉落地面。

    扫帚梅、地瓜花、小芍药花,分块栽种在两个花坛里。一人高的扫帚梅杈多花多,栽种面积越大越能彰显花的气势,风吹过泛起的花浪如潮推波,几种颜色的花儿错落无序,使人眼花缭乱。小芍药花也是蜀葵的一种,开着粉白相间的小花,花开到霜打叶枯方止。牡丹是国花,象征高贵、典雅。牡丹花大色美,雍容华贵,实乃众花之王。而地瓜花形与国色天香的牡丹极其相似,如同孪生姐妹,堪与牡丹媲美。地瓜花根茎形如地瓜,花朵颜色多样不易凑全,仅搜集到大红、浅红、荧粉、大黄、绛紫、红底白边六种。地瓜花朵朵姹紫嫣红,风姿绰约,妖娆非凡,远观硕大的花冠摄人眼球,近看色彩瑰丽引人入胜。其花从里往外层层开放,每朵花可延续一月有余,花期之长是牡丹花不能比拟的。地瓜花花开大气,艳而不俗,不愧为富贵花。

    清晨,迎着朝阳身披霞光,徜徉在生机盎然、绚丽多彩的花圃中,微风吹过,幽香扑面而来,令人神清气爽。 花开时节引来蜂飞蝶舞,蜜蜂忙碌着采蜜,蝴蝶为五颜六色的鲜花伴舞。路人来到这难得一见的小花园,无不驻足观赏。许多人被景观吸引拍照留念。多年来,门前的小花园有意避免雷同,每年变换花的品种,保持新鲜感和观赏性。

    傍晚,夕阳洒下余晖,将半边天变幻彩绘出瑰丽的晚霞,大地染上一层淡淡的金黄,一抹霞辉衬出花技斜斜的身姿,映出些许神秘的色彩。当薄雾泛起残阳如血,红日悬挂天边,晚霞格外瑰丽多姿。

    当夜来临,月光皎皎,如流水一般缓缓地倾泻在草丛花间,似轻纱飘浮,似雾气笼罩,花影隐约在月光中。不见丰姿与秀颜,只见参差斑驳的朦胧。

    草生一秋,花开两季。凉爽的秋风袭扰大地,花儿枯萎,花瓣随风一片一片地飘落,铺设一地花毯。曾几何时,花朵还傲然地绽放在枝头,将美丽与清香送给人间。然而秋风如刀,切落百花归于泥土。周而复始的季节,让花儿走过了一个又一个轮回,精彩的一生仅留下短暂的余香。谁不愿留住岁月,风景依旧,容颜不变,与天同寿与地不老;谁不愿留住时光,情绵绵,意浓浓,活在诗情画意之中。然而,自然规律不可违,岁月无情,时光消逝。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秀美艳丽终归于沉寂的平淡,壮观高雅终化为入地的缠绵。形态的美仅存一时,实质的美永存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