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雪之诗韵
作者:杜明芬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17日 点击数: 收藏 打印文章
 
  如果要为冬天写一首诗,那便一定是要以雪开头的。因为雪是冬天的精灵,藏着冬轻柔且冷酷的灵魂。它的洁白、轻盈与厚重,如云的白,无瑕且纯真;如水的柔,委婉与生动;如山的重,寒冷且肃穆。雪是“天仙碧玉琼瑶,点点杨花,片片鹅毛。”
  古人写雪,大多喜欢把它与月写在一起,如“雪月最相宜,梅雪都清绝。”冬夜里月光盈盈,大雪覆盖着整个世界,白茫茫的一片晶莹,让人的心也变得澄澈宁静起来。雪与梅相映成趣,也是一段佳话。如卢梅坡著名的《雪梅》一诗:“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梅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红梅灼灼,开出一抹暗香。盈香满袖,整个冬天也变得生动起来。然月与梅都是雪的点缀之物,雪原原本本的美色才是让人最为惊艳的!
  诗人写雪,雪是浪漫的。雪是在空中翩翩飞舞的优雅仙子。雪是飘飘柳絮,是在风里诉说衷情的美丽信使。雪是柔柔荻花,婉婉银霜,是在冬天里为冷增色的可爱精灵。雪是冬天的,冬天也是属于这茫茫大雪的。是雪迈着轻盈的舞步走入诗人的笔尖,也是冬日邀请诗人看这大雪覆盖人间。冬与雪,雪与诗人,诗人与冬,三者之间存在着某种密不可分的联系。雪是跳跃于诗人笔尖的香墨。雪的挥笔间尽是诗词的酣畅淋漓。
  诗人笔下的雪是有情的。雪是银花珠树,云粉千重,是故人远去,留在路上的痕迹。雪是峨峨云峰,月中美色,是孤影独酌,留在夜里的寂寞。雪是梨花婉婉,白蝶漫舞,是屋中煮酒,留在山间的喜悦。雪的多情,如诗人自己的心境,在岁月中深刻,在时光中铭记。如同这个寒冬的季节,年复一年,我们看雪,看的是雪也不仅仅是雪,我们看到的是一年中最美的凝结,是一年里最美的烟火。
  诗词中所堆砌的雪景,盛满诗人的眼泪。那一阙阙盛着冬雪的诗词,终化成泛黄的书笺,在历史深处弥留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