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扇子里蕴藏的乡愁
作者:姜红伟 来源: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5日 点击数: 收藏 打印文章
 
  记得小时候根本就没有空调与电风扇,炎热的夏天里,各种格式的扇子就成为人们的好伙伴,为人们带来清爽怡人的慰藉的同时,是人们驱赶炎热酷暑最得心应手的好东西。
 
    一抹霞光拉长了村头老树的身影,吃过晚饭后,村子里的人都来到村头的老榆树底下纳凉,奶奶总是拿着蒲扇,爷爷搬一把藤椅,也随着村民们来到村头,奶奶为爷爷扇风,爷爷坐在藤椅上,手里端着茶杯,为我们这些孩子讲牛郎织女、嫦娥奔月等一些古老的美丽传说,
 
    我们就沉醉在那迷离又温馨的时光里,夜都已经很深了,还不愿意离开,晚上做梦时自己变成了仙女。
 
    因为我的年龄最小,在兄弟姐妹中,奶奶最喜欢我,摇着蒲扇为我驱赶蚊虫,蒲扇摇出的清风,伴我度过无忧无虑的童年。奶奶的蒲扇是我童年一道美丽的风景,想起故乡,想起蒲扇,想起奶奶,我热泪纵横。
 
    从小学到中学,后来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接触的扇子种类越来越多,因为小的时候,在奶奶的蒲扇下长大,我对扇子情有独钟,我喜欢收藏扇子,在我收藏的扇子中有丝扇、绢扇、纸扇、竹扇、铁扇、塑料扇、羽毛扇、檀香扇、有团扇、折扇、长柄扇芭蕉扇等等,扇子的妙处,在于不仅可以纳凉,更是一种装饰、点缀的道具,往往展现着主人的才情雅趣,彰显着人们的品味和气质,传递着一种文化和气场。
 
    《三国演义》中的丞相诸葛亮,还有《水浒传》中的军师吴用都喜欢用羽扇,平添一种气定神闲、胸有成竹的睿智儒雅,“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是何等的镇定自信,那指点江山、胆识过人的气魄令人由衷敬佩;我国宋代著名文学家苏东坡用一把折扇,则有一份潇洒倜傥、对酒当歌的浪漫情怀,他不仅喜欢玩扇子,还喜欢画扇子,东坡画扇被传为千古佳话。著名作家金庸与梁羽生笔下的侠客剑士用一把袖扇,则是一番身手不凡、器宇轩昂的超脱灵秀,“飒如松起籁,飘似鹤翻空”是何等的眼疾手快,那份英姿飒爽、玉树临风的萍踪侠影让人为之惊叹;曹雪芹笔下的仕女闺秀用一把团扇,则是一种粉面半遮、柔情似水的娇羞含蓄,“莫将书扇出帷来,遮掩春山滞上才”是何等的秀美娇柔,那份曼妙婀娜、欲语还休的女儿娇态令人不由怜惜。
 
    扇子摇动在时光的烟云里,游走在唐诗宋词中,是一阕阙精致隽美的词令。“年年团扇怨秋风,愁绝宝杯空。山下卧龙风度,台前戏马英雄。而今休也,花残人似,人老花同”抒写的是怀才不遇、仕途坎坷的悲苦之遇;“宫柳老青蛾,题红隔翠波,扇莺孤,尘暗合欢罗”展现的是韶华易逝、情愁哀怨的感情纠结;“轻轻制舞衣,小小裁歌扇,三月柳浓时,又向金亭见”道不尽伤悲感怀,惆怅满腹的哀怨别绪……凝泪含怨的扇子摇不去凄风苦雨,荡不去离愁恨怨,寄寓了古人对真挚爱情、幸福生活的多少追求和向往,也映射出历史的一份悲凉和沧桑。
 
    我最爱的还是扇面艺术,小小的扇面在方寸之间,却蕴藏着包罗万象的艺术世界。诗人画家雅兴所致在扇子上笔走龙蛇、铁画银钩,点染出千古风流的传世佳作,“明代四家”的扇画就是个中翘楚,扇面珍品。纵观花鸟鱼虫、梅兰竹菊、山水人物无不入扇,在扇子的开合之间,人物、景象呼之欲出、气韵灵动,清风扑面之间令人不住玩味似真似幻的艺术境界,那种美的享受真是妙不可言。因为扇子浸透的历史文化,和那浓厚的诗情画意总是令我浮想联翩,我是越来越喜欢用扇子了。夏日里一回到家就毫不留情地关掉空调,摇起扇子享受自然的清凉。
 
    每年的夏季里,尤其是奶奶留给我的那把蒲扇,令我爱不释手,让我睹物思人,怀想万千。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就让我在秋光里继续摇动蒲扇,在繁重的生活中摇出一帘幽梦,让流萤带着清野的凉风伴我一路回到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