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想起父亲和酒
作者:鲍大鹏 来源:大兴安岭日报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22日 点击数: 收藏 打印文章
 

    父亲爱酒,20岁,他在中专毕业后分配到小兴安岭的一个小林场当老师的时候,就时常怀揣一瓶酒,带着学生游山玩水。在欣赏着风景的同时,再喝上几口,吟咏几句诗歌,美哉,快哉。
    70年代初,我就出生在那里。林场不大,风景如画。西边一条小河清可见底,东边是如山的贮木场,多年沉木生长的黄蘑就像家养的一样,下雨天的早上去,一会功夫就够下锅的了。那真是采蘑菇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简直就是个世外桃源。
    大约我三岁时候开始,我记得父亲就开始安排我背诵古诗词,每天一首直持续到上小学。虽然当初背诵那些诗词不明白啥意思,更不知道为啥,但是在抑扬顿挫的格律中我算是完成了诗歌的启蒙。每当我背好一首古诗的时候,父亲就会高兴地举起我翻跟头。
    父亲喜欢山水,在水里就像条鱼一样灵活,到河边游泳总会带着我,用手托着我在水里做蛤蟆的动作,后来我知道了那就是蛙泳。所以我很小的时候就会游泳,而且特别善于野泳。
    那个时候,我很快乐,与父亲在一起的时光是幸福的。夜里当我做噩梦的时候,父亲就会点燃煤油灯(林场限电),再卷根旱烟给我讲孙悟空的故事。那个场景至今仍在我的记忆中。
    在父亲的影响下我也喜欢去河边玩,青草的气息、水的味道让我兴奋。我还喜欢在河中抓小鱼,父亲就用母亲的织针和一节铜管给我做了个渔叉,在那个年代那是我最好的玩具。
    在小河中光着身子,用脚慢慢触动大一点的石头,一条花泥鳅惊动出来了,把渔叉悄悄地伸出去,猛的一戳,对岸上的父亲喊道:“又来一条。”父亲高兴地接过鱼穿在一根柳条上。
    在夕阳的余晖中父子俩的身影洒在回家的路上,晚饭的桌上多了道美味。当然也少不了父亲的酒。
    那个时候父亲喝酒,我觉得总也喝不醉,尤其喝上酒后,话语滔滔不绝,父亲记忆力惊人,肚子里故事多的数不完,什么《三国》《水浒》《西游记》《一双绣花鞋》《绿色尸体》……晚饭后屋子里好多邻居来听故事,我感觉父亲就像个说书的。作为一个10多岁的孩子,那时候父亲就是我的偶像。而我对酒也很好奇,曾经偷偷地尝过——辣、难喝,不理解为啥大人喜欢喝这玩意。
    那时候家里就父亲一个人上班,妈妈在生产队干活,日子清贫。随着妹妹的降生生活越来越艰难,酒父亲喝的越来越少。
    我对酒的厌烦是来大兴安岭以后。
    大兴安岭是父亲的宝地,来到这里父亲对于诗歌的创作到达了一个巅峰。由于工作环境适合,父亲如鱼得水,在文学景气的时候,人们趋之若鹜,家里门庭若市,谈诗论道的人络绎不绝。但是家里虽然热闹,可是又有了妹妹弟弟,母亲没工作,生活依然困难。尤其是晚上吃饭。屋里热热闹闹,我只能在屋外窗户下就着灯光写作业看书,间或看一下桌子上的香肠还剩几片。因为那时候香肠不多见于普通家庭的餐桌。作业写完了书看完了,屋子里的人也散了,香肠也没了。心里难免失落,久而久之我对酒有说不出的反感。
    我感觉那时候父亲很风光,受人推崇,甚至在卫东冷面馆那样大饭店吃饭都有不认识的人给加菜、买单,不亚于现在的网红明星。上至达官显贵,下至青工学徒,只要爱好文学诗歌的莫不以认识父亲为荣。
    父亲对于自己的追求是执著的,我记忆里冬天的三四点钟父亲便会起床,在炕桌前围个棉被,倒上一杯白酒,点上一根旱烟,铺上稿纸便开始写作,一直到我们起来上学,他再一起上班。
    父亲在精神上高度富有,但现实是母亲依然卖冰棍,孩子依然上学。父亲的追求依然坚定,父亲第二本诗集出版的钱是父亲找他的弟子们借的,一百二百三十五十的成就了他的作品面世。
    一开始不理解父亲为什么喝酒不吃菜,后来我明白了,因为家里穷,没什么菜,时间长了就养成了干拉的习惯。那时候父亲喝的是一块两毛伍的劣质散白,抽的是旱烟以及后来一块多钱的樱花泉。
    我现在有一点弄不懂,以父亲那时候的影响力,为啥不卖书呢?弟子众多,山上山下的搞个售书签名啥的,估计还能赚点钱。但是父亲就不卖,基本就是赠书,还要签上名字。
    我农村种地的大舅还收到了他的赠书,我后来问我大舅那书还在不?大舅说那书都卷烟抽了,有点硬。我想我不识字的大舅是真的把这书学深悟透了,因为他吃肚里去了。
    与父亲发生冲突还是因为酒。社会的变革必然影响一些东西,比如不能论斤卖的诗歌,在市场摊床上的青蔬鱼肉往往更来的实在。父亲的时代逐渐远去。父亲陷入了拔剑四顾的茫然,再也没有了把酒问青天的豪情,酒也喝得越来越甚,也只有酒里的乾坤、壶里的日月能让父亲那颗失落的心得到安放。加上不良的饮食习惯,父亲的身体也越来越差,我曾经跟他谈判,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但均以失败告终。所以我讨厌酒,也不愿意陪父亲喝酒。我学会喝酒是在部队,是因为训练的艰苦以及单调枯燥的生活,但复员后我没有一次像样的与父亲喝上一顿酒。
    后来条件好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有点懂父亲了,酒点燃了父亲的热血,酒催生了父亲黄河之水般的灵感,酒让父亲“神驰大宇银河小,目尽微观世道清”。酒带着父亲走了。
    如果父亲活着,我一定买一盒好烟、一瓶好酒,与他谈谈诗歌,唠唠当今世界。可是我再也没那样的机会了。

上一篇:气象部门提醒 注意防范强降雨强对流天气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