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梦回高高的兴安岭(组诗)
作者:王国良 来源: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30日 点击数: 收藏 打印文章
 

    大兴安岭
   一个大字,只有天空能够丈量
    我走了四十年,还没走出一个小山村
   
    挥动青松 白桦 红枫 紫椴
    描摹青山绿水,千万支彩笔
    越用越长,像一曲蒙古呼麦
    从黑龙江到母亲河,蜿蜒而去
    在雄鹰的翅膀上,张望苍茫
   
    达子香 冰凌花 勿忘我 蒲公英
    覆盖不了三千里芬芳的辽阔
    森林像圣诞老人的胡子,浩荡于
    千山万壑,长满了梅花鹿雪兔
    野鸡黄羊和我青春的滑雪场
   
    每条小溪,都是游子的百转柔肠
    从岩石缝钻出,在故乡的怀抱
    绕过村村屯屯,才带上滔滔乡恋
    踏平坎坷,抻直曲折,走向山外世界
   
    即使用呼伦贝尔草原缝成行囊
    也装不下潺潺泉韵  群群牛羊
    茂密乡音和缕缕炊烟,再次回到
    故乡,背起半筐蘑菇 半筐叮嘱上路
    踏着父辈的脚印,踩醒古老的回声
    白手套
    像雪花一样白,却沾满了
    红十字梅花的来苏味
   
    妹妹曾戴着它,在大兴安岭
    一座木刻楞医院
    一次次把挂彩的“顺山倒”号子
    从死神手里夺回来
   
    闲下来,就坐在法别拉河边
    蘸着白桦林的倒影
    把手套和自己的歌声洗净
   
    直到把木刻楞还给大山
    还给瓦砾钻出来的小草
    才背上一沓雪青色的回忆
    成为另一座城市的美容师
   
    每一场大雪停下来
    都要戴上白帆布手套
    挥动一把扫帚,把黄昏扫进月色
    从午夜扫出黎明
   
    之后,把汗湿的手套和往事
    按进水里揉搓,直到揉出
    两鬓霜雪,拧出苦参花的幽香
    法别拉河的落日
    落日咣当一声
    卡在山脊,卡在世界的末端
    被卡住的时间急红了眼
    在地平线放一把大火
    群鸟随目光化为灰烬
   
    炊烟伸长脖子,似乎看到了
    我们不曾看到的事物
   
    法别拉河流淌着金子
    一路高歌,不改千年的风度
    只把背影留给涛音
    去装填永远不满的大海
   
    伫立左岸,把右岸让给芦苇
    让给原野,让给长出尾巴的蛙鸣
    让给历史泥泞的脚印
   
    鱼鳞松下,我只轻轻一推
    夕阳就坠入河底,溅起满天星光
    山路弯弯
    弯弯的山路,每一条
    都是日子走出来的
   
    驼背的父亲用生活的石头
    把路磨成了辽阔的远方
    让几个儿女变成了高飞的凤凰
   
    苍老的母亲,把路边的
    玉米大豆种在掌心的茧花里
    沉甸甸的秋天压弯了小路的思念
   
    故乡的山路没有一条不是弯的
    就像法别拉河从曲折坎坷中
    撞开山重水复,在寻找岁月的出口
   
    弯弯的山路是故乡的一根绳子
    这头拴着瓦楞上的袅袅炊烟
    那头系着游子的心,越拉越紧
   
    青山依旧,故土苍茫,从父母的
    泪光走过,蓦然回首,弯弯的山路
    还在云雾里跟随,紧紧挽住我的影子